小時候,學過扁鵲見齊桓公的故事。扁鵲晉見齊桓公時,通過望診判斷出齊桓公有病,但是病情尚淺,在體表,發發汗解解毒就好了。齊桓公感覺良好,拒絕治療。不久,扁鵲再度晉見齊桓公,指出病情加重,病位已進展到血脈,再不治療,就會惡化。齊桓公仍是拒絕醫治,還認為扁鵲在炫耀自己,並以此牟利。第三次晉見桓公時,認為病情已惡化,病位進入內部腸胃,如不及時治療,終將難治。齊桓公仍不予理睬。最後一次,扁鵲見了齊桓公,扭頭便走。齊桓公覺得很怪,就派人把扁鵲叫來。扁鵲如實地把齊桓公的病情說了一遍,如今進入骨髓深處,病入膏肓,無法醫治。果不出所料,齊桓公不久即發病,終於不治而死。
  想起這個故事,是因為一位親戚,兩口子都是教師,按說,應該懂教育,可是,一個孩子教育的並不理想,儘管初中三年父親任班主任親自教。在家玩電腦,眼睛高度近視。不願出去接觸社會,就連親戚家吃飯也不去。去年暑假,孩子13歲,開學上九年級。我曾建議親戚看點教育方面的書,抑或看點網上有關教育的東西,哪怕把我們兩口子的Q空間看看,也會長進的。給他們推薦了教育平臺,他們不理,說什麼:大不了上不好學,回去結婚抱孩子。我也很生氣,曾寫了篇《你錯過月亮還想錯過星星嗎》的文章。我說,錯過了這幾年,如果你懂了教育,你會後悔的,摔頭都找不著硬地。如果你一如既往地不學習,不懂教育,還認為你的對,就是你的對。
  今年中考結束,考的並不理想,這是我預料中的事。但家裡還是給買了一部多功能的新手機,說他們了,不讓孩子玩,又出現了新矛盾。高中報了名,在暑假裡就應該練練字,補補初中的英語,把弱項補上來。而親戚偏偏找十幾個學生交給一位高中老師補課,其實是上高中的新課。本來一個暑假把英語補上來,其他的課程不差,高中下勁學,還是可以的,而機會又錯過了。
  我們一家去文化站,妻子看了葉欣寫的一本書,是她發現兒子上網不好好學習,到了高二,葉欣決定放棄工作,專心教育孩子。兩年時間,兒子戒了網癮,而且成績上來了,考了很好的學校,熟悉他們的人簡直不敢相信。葉欣也出了本書,我們推薦親戚去看看,她很漠然。我真的灰心了,從此就懶著見她們。就像扁鵲見齊桓公一樣,去年孩子13歲,有些習慣還可以養成,但作為父母,你必須改變自己。父母是隨著孩子的成長而成長,而不是只讓孩子改變,而自己不去改變自己,用老掉牙的一套教育理念和方法去教育現在的孩子,結果會適得其反。
  親戚有一位退休賦閑在家,有時間有精力去教育孩子,可是她偏偏不去學習新的教育方法和理念。我說他,你就一個孩子,失敗了就100%的失敗。就這樣也不能打動她,所以我不再想理她,不再想和她談教育孩子的事。有時想想,忽然想起魯迅的一句話來:哀其不幸,怒其不爭。不知我的親戚到什麼時候會醒來?和我親戚一樣的不懂教育的父母,何時去研究一點教育,為了你的孩子,也為了整個社會。孩子都優秀了,優秀的人才多了,社會就會美好。